上海喪葬文化:你所不知的上海喪葬習俗

葬禮是一種送別死者的傳統儀式,在我國古代的傳統中,葬禮有著許許多多嚴苛的規矩和繁瑣程序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各地也逐漸形成了獨特并且簡單的葬禮風氣和習俗。那么在上海究竟有著什么樣的喪葬習俗呢?下面就讓我們看看上海文化中的傳統葬禮以及風俗吧。

葬禮是一種送別死者的傳統儀式,在我國古代的傳統中,葬禮有著許許多多嚴苛的規矩和繁瑣程序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各地也逐漸形成了獨特并且簡單的葬禮風氣和習俗。那么在上海究竟有著什么樣的喪葬習俗呢?下面就讓我們看看上海文化中的傳統葬禮以及風俗吧。

上海喪葬文化

哭喪

據說哭喪歌是民間千百年來流傳下來的一種禮俗歌,在當地死了親屬,婦女不唱哭喪歌,被視為不孝。但是地道的哭喪歌已經不為常人所掌握,因此現在的喪禮往往花錢請專業人員前來哭喪。

哭喪歌分為經、套頭和散哭三部分。經是結合喪葬儀式唱的,亡人從斷氣、入材、出殯一直到做七,每一過程都有一種儀式;套頭比較呆板,不能自由抒發,只要掌握套頭的基本內容,哭喪時一般可以應付。

所謂散哭,就是人死后,親人悼念他時哭唱的歌,一般是圍繞者生前的種種好處,和今后沒有親人的苦況的哭訴。這種哭還往往勾起對自己一生的坎坷和悲苦的訴說,所以一發而不可收,雖經人家再三勸阻,還情猶未盡,欲止不能。

吃豆腐

和北方一樣,七十歲以上的老人故去都謂為喜喪,兒女們除了舉辦喪禮以盡孝心外,還要備下酒席以答謝親朋好友。在上海,參加這樣的喪禮俗稱“吃豆腐”。

說起“吃豆腐”的由來,可謂是傳說眾多。一個說法是,戰國時人樂毅非常孝順,父母喜吃軟食,樂毅便用黃豆制成豆腐供父母食用,父母每天食之,因得高壽。父母故后,樂毅請參加送葬的鄰居們吃豆腐宴,祝愿大家健康長壽,由此形成吃豆腐羹飯的風俗并流傳至今。

另一個說法是,西漢淮南王劉安崇尚神仙之術,天天服豆,希望可致長生。其父病死后,按禮儀三日之內須停廚熄火,所以劉安連吃三天冷豆腐。旁人見他把一團雪白的東西往嘴里塞,以為他吃的是什么鳳髓羊酪,遂說他不守禮節。

劉安乃于三日小殮后舉辦素席,答謝各方賓客,席間特備一道冷豆腐,說破真情。從此,孝子居喪多以豆腐為冷食,而成殮后以豆腐答謝吊唁賓客的習俗亦由此形成。當然,關于“吃豆腐”由來的說法還有很多種,但各種傳說中都少不了豆腐,可見豆類食品確有延年益壽之功效。

第一天法事

五七祭奠儀式的隆重還在于內容豐富的超度法事。超度法事一般要進行兩天兩夜,有著比較嚴格的禮儀規范和超度程序。東南西北四個方位用八仙桌擺起供奉祭品和法器的臺面。正南方是主祭臺,擺放著死者的靈牌以及香爐燭臺、貢品禮器、八九個用白紙折疊而成的長方形書冊碼放整齊,置于祭臺左側。

東西祭臺后方懸掛著描繪陰曹地府各殿情景的布幔。約一刻鐘左右的時間,法師完成了主祭臺前的超度儀式,接著帶領一干道士分別又在東、西、北祭臺誦經膜拜、做法超度。想必此項法事是在一一禮拜陰曹各殿,以求對亡者的禮遇。

第二天法事

用六張八仙桌疊起三層,最高一層上面放一座紙橋,一條白麻布從橋頂橫貫,斜落于高高疊起的八仙桌兩側,遠遠望去極像一座石拱橋。此橋即象征著亡靈走完陽間的最后一步,也是踏入陰間的第一步——奈何橋?!皹颉迸詭讞l長凳一字排開,又像一座平整穩定的橋。

死者的長子手托方盤,上面放有父親的靈牌及香爐,他的對面是那個年輕法師,法師手搖銅鈴口中念念有詞的吟誦經文,身后有兩名道士手持笏板附和吟唱,亡者親屬則圍橋而立,隨著法師的誦經節奏鞠躬默哀,氣氛極為莊嚴。

伴著法師的吟誦、哭喪人的痛哭,其他道士吹拉彈奏,奏響禮樂。就這樣,法師一步一誦經,引導靈牌從地面踏上長椅,然后又在長椅上一步步誦經后退,直至走完長椅,象征著親人平安走過奈何橋,也體現了親人對死者的最終送別。